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与法 >> 内容

“夺命半仙”案续:河北沧州迷信致死案开庭审理

时间:2019-3-4 9:49:04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上图:盐山县某村“半仙”家,等待治疗的信徒络绎不绝。河北沧州一刑满释放人员摇身一变成“半仙”,并且在为一女子看“虚病”时声称女子被蛇仙附体,随后开出“鞭打”的药方,最终导致女子被丈夫用鞭子活活打死。日...

上图:盐山县某村“半仙”家,等待治疗的信徒络绎不绝。

河北沧州一刑满释放人员摇身一变成“半仙”,并且在为一女子看“虚病”时声称女子被蛇仙附体,随后开出“鞭打”的药方,最终导致女子被丈夫用鞭子活活打死。日前,该案开庭审理。

扑通!一名身着囚服的男子跪在地上向屋里的人磕了一个响头,随后被身着警服的人拉了起来,仅接着又进来一名身着囚服的男子……

2月27日,这一幕发生在河北省盐山县人民法院庭审现场。

行如此大礼者正是当天受审的犯罪嫌疑人陈春龙,紧随其后的便是他的同案嫌疑人陈金来,还有“半仙”赵清江。

两年前,陈春龙带着妻子胡瑞娟到盐山县小南马村赵清江家看“虚病”,赵清江在给胡瑞娟看病时声称胡瑞娟有蛇仙附体,折磨胡瑞娟及两个孩子。后来,陈春龙与陈金来听信赵清江蛊惑,在赵清江家用三角带和木棍自制了皮鞭,多次抽打胡瑞娟后背、腿部为其治病,并致胡瑞娟死亡。

盐山县检察院认为,“半仙”赵清江、陈春龙、陈金来涉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当日,因赵清江当庭突发疾病而休庭,该案将择日再开庭审理。

“半仙”看病称其蛇仙附体

“好好一个家庭就这样散了,让人心疼。”死者胡瑞娟的弟弟胡连军在接受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时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胡连军称,原本姐姐胡瑞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胡瑞娟于1984年生于盐山县,2008年与家住沧州市海兴县的陈春龙相识,并于2009年结婚。婚后,因陈春龙家当时条件相对较穷,2010年胡连军便将陈春龙带到北京与其一起从事装修装潢工作。

2013年后,胡连军看陈春龙的业务逐渐成熟,便让他自立门户。平时,陈春龙负责装修干活,胡瑞娟负责业务。夫妻俩经过几年努力,生意越做越红火,不仅买了多辆车还买了两套房,并且还在老家花了50多万元买了一块地皮建了房。

夫妻俩还有一对可爱的儿女,按说四口之家应该非常幸福。

而据陈春龙供述,自打结婚后,虽然日子过得不错,但胡瑞娟却经常睡不着觉,去医院检查时也检查不出什么毛病,后来就找到看“外灾”的看病。

在当地,“外灾”就是指鬼上身或者是鬼附体,得了“外灾”的人会浑身发烧乏力,脾气变坏等。民间认为会招致祸端而导致不幸。

到2015年胡瑞娟的病情加重,并断断续续到医院就医。此情况持续到2017年。2017年6月份,陈春龙听说小南马村有看“外灾”的,于是在7月18日带着妻子胡瑞娟和两个孩子找到了该村“半仙”赵清江的家。赵清江看了后,说胡瑞娟得了“外灾”。他告诉陈春龙,不仅胡瑞娟身上有蛇仙,他们一家四口都有“虚病”。

随后几天,赵清江开始帮助胡瑞娟治疗。

赵清江在公安机关供述时称,当时他看到这名女性身上跟着一条被弄死的长虫(俗称蛇)折磨他,想折磨死这名女子,还折磨了她的女儿和儿子。他自称:“我看到病人,从她的五官上就能看出她身上的鬼神。”

赵清江供述,在为陈春龙一家四口治疗期间,他每天给他们的孩子摸头、摸脖子。

陈春龙一家的噩运自此开始。

据陈春龙供述,赵清江在前几天为妻子治疗的时候都还算正常,事情主要出在最后一天。

陈春龙称,胡瑞娟生前告诉他,在赵清江给她捏完脖子之后她还是觉得轻松了,然而一直持续到2017年7月26日凌晨3点,胡瑞娟的病情就加重了。

“我媳妇一晚上没睡觉,我也一直没有睡觉,到26日上午看了一个小时左右,我媳妇开始神志不清了。我们就又回到了在盐山县城的旅馆。”陈春龙告诉办案民警。

2017年7月26日中午,陈春龙把父亲陈宝山叫来帮助照看孩子;当日下午5点,他又把在北京的弟弟陈金来叫来帮忙。

2017年7月27日凌晨1点左右,他又带着胡瑞娟、陈金来、陈宝山及两个孩子来到赵清江家。之后,赵清江用手捏了胡瑞娟的脖子,胡瑞娟就说“佛爷,我走”,然后胡瑞娟的腿就开始悠。赵清江还用一把斧子拍了胡瑞娟的腿和后背,并让陈金来做了个皮鞭抽打胡瑞娟,说胡瑞娟是500年的道行。这样一直折腾到当日凌晨4点半左右,大家就各自睡觉了。

2017年7月27日早晨天亮后,赵清江看着孩子,说孩子也比较严重。陈春龙开车又拉着父亲及两个孩子回到宾馆,留下弟弟陈金来在赵清江家照看胡瑞娟。上午8点多,陈春龙又回到赵清江家,并开始用鞭子抽打胡瑞娟后背和腿,断断续续一直打到中午11点多。随后,陈春龙等人出去吃饭。到吃完饭回来,赵清江对陈春龙说:“胡瑞娟还是要带孩子走。”陈春龙就拿鞭子抽打了她两下,之后赵清江就不让打了,说在她身上的东西下午就走了。

据陈春龙回忆,他当时看到胡瑞娟躺在那里,并用手一摸,发现媳妇手已经发凉。于是,他告诉了赵清江。

赵清江赶紧过来掐胡瑞娟的人中、脖子,还按胡瑞娟的肚子。陈春龙又给媳妇做了人工呼吸……最后,胡瑞娟还是没有抢救过来,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曾经的罪犯变身“半仙”

事出之后,公安部门开始介入调查。

这个治死人的“半仙”赵清江到底师出何门?记者调查发现,赵清江并非与生俱来就会看“病”。

据赵清江称,其在2015年3月份,突然就能看病了,他能从哭闹中看出病人身上的鬼神。

但当地多位村民却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在本村根本没人相信他会看“病”,来找他看病的多为外村人。

而赵清江所述并非真相。据知情人告诉记者,赵清江多年前的确拜师学了艺。记者在赵清江曾拜师学艺的张某处了解到,赵清江在他那学的并非是看“病”,而是学的看阴阳宅,在出师后就另立了门户,阴阳宅、虚病、外灾等所有的都看,并与自己已经多年没有联系。

还有村民告诉记者,不找赵清江看病的原因是因为太了解赵清江的底细,根本信不着他。

记者还了解到,赵清江在2015年以前做过多种营生,还曾在2001年以寻衅滋事和私藏枪支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

刑满释放后的赵清江摇身一变成了“半仙”,而且在当地做得风声水起,信徒众多,还由人捐资在他的房屋后占地多亩建起了庙宇佛堂。

后经记者核实,该处建筑为违法建筑,当地正在组织拆除。

“半仙”治病被指靠斧头拍打和捏脖子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赵清江给人看病主要是采用吓唬、捏和拍打的方式。

陈春龙在庭审现场表示,用鞭子抽打妻子都是受到赵清江的蛊惑,因为赵清江告诉他,抽打的并不是胡瑞娟的身体,而是附体的蛇仙。他还称,2017年7月27日当天,共对胡瑞娟鞭打了七八次,每次抽打20鞭左右。

当庭,赵清江对陈春龙的说法并不认可,赵清江称自己从来没有怂恿陈春龙打媳妇,自己也没有用斧头拍打过胡瑞娟。

而胡瑞娟家属对此说法也存在疑惑。据胡瑞娟表弟何某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在事发后,当地公安曾在陈春龙和胡瑞娟住宿的宾馆房间里搜出了“铁钉子、铁钎子、绳子”等物品。

胡连军说,当听到姐姐被殴打致死的消息后简直不敢相信,他认为,不排除胡瑞娟在宾馆就被打的可能。

胡瑞娟的父亲胡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称,他根本没有听说孩子(胡瑞娟)有睡不着的病,而他们家从来就不迷信。

庭审现场,陈春龙还说,胡瑞娟在2014年曾告诉过他,她得的是抑郁症,而在医院拿的药就从来没有吃过。

胡瑞娟代理律师孙大伟对此说法提出质疑,并要求陈春龙提交去医院诊断的相关证据。

在当地,胡瑞娟的事件并非孤例,只是当事人醒悟得早而未造成悲剧。如,盐山县小营乡刘武村的村民刘某夫妇也曾经找赵清江看过病。据刘某讲,2016年因丈夫感觉身体不适,以为是得了“虚病”,就找到赵清江,让他帮助治疗。

赵清江看到刘某夫妇后说,有冤死的鬼跟着她的丈夫,并且很严重,活不长了,这个情况得赶紧治疗。刘某夫妇听了很害怕,于是要求赵清江帮助治疗,并付了费用。“赵清江在治疗的时候就是用手捏脖子,拍打身体。”刘某说,“在他家看了十来天,但病情并没有好转,后来就不再去了,一共花了2000多元。”

刘某带着丈夫随后去大医院治疗。经医院检查,得的是甲亢,最后还是在医院治好了。

这样的案例,记者还了解到许多。

乡村“半仙”泛滥

2019年2月28日,记者在盐山县采访期间发现,盐山县的“半仙”不止赵清江一人。随便在路边打听个人,都能给指引一条去某一“半仙”家的路,仅小南马村周围村就不下三名“半仙”。

而盐山县很多村民对这种“虚病”“外灾”并不陌生,“半仙”在很多人眼里受到尊崇。

盐山县当地很多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类似这样的案例仅仅是个意外,他们还是相信存在着外灾和附体这种神奇的“病”,而恰恰这种病只有“半仙”能治得好。

采访结束,记者获悉,就在该案庭审结束被媒体报道后,盐山县相关部门迅速对周边乡镇的“半仙”进行了约谈,但记者在走访中发现,约谈后,“半仙”仍在开门迎客……

原标题:“夺命半仙”夺命记 河北沧州迷信致死案开庭审理

图文丨邵春雷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新传媒网(www.jlsxwcb.com.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香港访谈杂志有限公司主办 地址:香港新界火炭禾寮坑道18号联邦工业大厦
    《香港访谈》国际刊号:ISSN 2618-0804 新闻供稿QQ:3544450349 电话:+852-59844884
    香港访谈—启明新闻 香港访谈杂志有限公司主办 电子邮箱:xianggangfangtan@163.com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