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记者调查 >> 内容

聊城冠县:因“被贷款”成征信“黑户” 80%村民成失信被执行人

时间:2019-2-26 12:40:24作者:不详 来源:新京报

  核心提示:不知自己名下贷款从何来,去了哪儿,更不知怎么替陌生人担保了贷款。2018年12月底,山东省聊城市冠县张尹庄村的部分村民去央行冠县支行打印征信报告。征信信息显示,不少村民名下至少有一笔贷款处于逾期或呆账...

不知自己名下贷款从何来,去了哪儿,更不知怎么替陌生人担保了贷款。

2018年12月底,山东省聊城市冠县张尹庄村的部分村民去央行冠县支行打印征信报告。征信信息显示,不少村民名下至少有一笔贷款处于逾期或呆账状态。其中,大多贷款“担保人”与“主贷人”不相识。

▲润昌农商行表示,将针对莫名贷款“进行仔细核查”。

在有限的查阅权限下,一位村民发现,在聊城润昌农村商业银行(润昌农商行)的借款合同上有他的签字,他声称不知道当时签订的合同内容,也不知当时怎么在借款合同上签了字。

▲润昌农商行贷款申请条件。

多数涉事村民未被银行催款,只有少部分人收到法院传票。这些村民认为自己没用钱,因而对传票置之不理。也有些人参加庭审败诉,没有上诉,最终成为失信人。这影响了部分村民按揭买房、买车。而成为银行征信“黑户”的人也不限于一个村。

据冠县公安微信公号显示,2019年2月7日,冠县公安局针对两名在逃犯罪嫌疑人张庆文、张新广发出追逃公告。有关信息证实,2月8日,两人落网。

针对莫名贷款问题,2019年1月初,润昌农商行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将对问题原因进行仔细核查”。同时,润昌农商行积极联系当地征信部门,提交征信异议处理申请,消除对涉及群众的不良影响。

糊涂贷款人

乡村饭店里,厨师王华(化名)送走最后一批客人。他摘下围裙,洗了把手出门。2019年1月8日下午,王华再次赶往聊城润昌农商行。像往常一样,他去之前就感觉不会有结果,但他还是去了。

2013年9月,王华因餐饮生意扩张要向银行借款。他偶然得知街坊王伟(化名)是润昌农商行梁堂支行行长张庆文的表妹夫。通过这个关系,王华用一个身份证做担保可贷款一万元。在被宴请后,张庆文同意王华用13人担保贷款15万元。当年9月底,王华带人分3批去银行找张庆文签担保合同。

王华向新京报记者回忆,签合同的过程非常简单,他们在梁堂支行二楼张庆文的办公室里,按照张庆文的引导签字。王华和这些担保人“只签字并没看签字内容。”签完字后,张庆文告诉他可以在11月份领取贷款。根据新京报获取的几份当时贷款合同的复印件显示,当时村民签订的是借款合同并同时签订了担保合同。

2013年11月,王华没有领到贷款。他多次催张庆文无果,逐渐放弃。2014年9月份,张庆文突然联系王华到银行签字“倒一下手续(新贷还旧贷),把利息还上。再把贷款倒出来”。张庆文告诉王华,钱他用了。令王华不解的是,当初给王华担保的13人全成了主贷人,每人莫名贷款15万。

2017年之后,王华多次到润昌农商行梁堂支行和总行进行交涉,都没有结果。王华在冠县公安局案件受理中心报了警。

“还没到家,张庆文就打电话问我,兄弟你咋报警了?”王华对新京报记者称,当日,张庆文跑到他家下跪,哭着说答应还钱。当时,“经侦科民警给张庆文打了电话”。王华称,民警并没有给王华出具受理回执,之后也没了声音。

“张庆文彩票中一个亿,也补不上窟窿。”一位润昌农商行支行行长告诉王华。

李哲(化名)和王华一样,也是通过王伟认识了张庆文。李哲认为这样容易贷款。当时,李哲建完羊场正缺一笔资金购买“羊种”。他宴请张庆文,得到用“8个身份证担保贷款15万”的“特权”。李哲找发小和亲戚李彪(化名)、李亮(化名)在内的九个人做了担保。三人向新京报记者回忆称:“银行工作人员掀到有签字处的地方签字,每人签七八处,都没看内容。”张庆文的内侄李博收走借款卡,还告诉他们“缺一道手续完事”。

2013年5月,李哲拿到15万元贷款。2014年5月份,张庆文告诉他“手续一倒,贷款可以再贷出来。”但李哲并没有再去贷款。

▲一位村民名下的莫名贷款取款明细。

李亮告诉新京报记者,张尹庄村有400住户。在村里,新京报记者获取了近200份村民在央行打印的征信失信记录。周边其他村庄也有波及。当地人称,“这都是银行信贷员捣的鬼。”据不完全调查,店子乡赵固村已经有80%的人成了失信被执行人。其中一位村民去世于2011年10月份。2018年,邮递员送来法院传票显示“2015年一笔贷款逾期”。家属拒收了传票。

在润昌农商行,以信贷员为纽带围绕主贷人亲属形成一个巨大担保人网络。贷款时,充当担保角色的人认为只是帮亲戚朋友忙。后来,这些担保角色签字人都成了主贷人。

农村人认同街坊和亲属关系,彼此信任。李彪不回避自己没有法律常识和风险意识,他们太相信银行,并未意识到自己签字要负法律责任。而年老的人则悲愤交加,以为晚辈的亲戚骗他们。王建(化名)时常看到年迈的大娘双手拍着膝盖咒骂。“出于好心借身份证给你贷款担保,结果你让俺有了几十万贷款。”老人家始终认为王建欺骗了她。

村子里的青年人像李哲、李亮、王建一样,很多人是小学肄业。李哲说“担保人可能是以主贷人角色被银行欺骗签下了贷款协议”。

王建对新京报记者称,2019年1月份他在润昌农商行梁堂支行看到部分合同附件。附件中的担保合同“家属关系栏”中,侄女成了他的女儿。他无法查看全部合同,其复印请求也被拒绝。2019年2月25日,王建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在公安局看到的附件家属关系是正确的,“里面的亲属关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修改了过来。”王建对新京报记者称。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当年的借款合同显示,这份《个人借款合同》贷款人是润昌农商行店子支行,借款人是武占豪……所有格式和签字与正常个人借款合同无异。唯一的不同是当时是“一页一页签订”。一位知情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担保人不仅签订了担保合同,也签了个人借款合同。还有直接在白纸上签字后银行工作人员补充合同的。”

武占豪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做主贷人只是张庆文的一个安排。武占豪的妻子李迎是张庆文表妹。武占豪当时只是帮忙:“钱并非自己真实使用,也无所谓。”但是贷款逾期,武占豪被润昌农商行起诉。法院判决武占豪和“妻子”任庆芬在判决书生效三日内偿还润昌农商行本金17.8万元及利息。

武占豪哭笑不得,判决书上主要证据之一《夫妻共有财产抵偿还款承诺书》里,妻子成了任庆芬。武占豪向新京报记者展示结婚证和户口本,他的妻子叫李迎。

当时张庆文告诉他不用乱找了,他来解决。一位某农村信用社系统的内部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农村信用社系统贷款审核不严。支行行长可以打通内部”。他说,这种莫名贷款早就有,征信联网后一下子暴露了出来。

李亮依然不了解银行贷款流程。他再不想跟银行打交道,“之前是信任银行,现在是一个字都不敢签”。

贷款“中间人”

“他一个贷款获利2万元。”王伟促成了多笔银行贷款,村民现在猜测王伟从中牟利。

冠县县郊一处羊肉冷库里,王伟在办公室里痛斥这些谣言。他特意翻找手机,向新京报记者播放此前他质问张庆文的一段通话录音。在录音中,张庆文否认了王伟拿回扣的事。

“俺夫妻和俺岳父一家都被搞成了黑户。”王伟已经和张庆文“闹掰”。他当时建厂需要资金,去找张庆文办贷款,“贷款卡交给了张庆文,密码设置成666666”。现在王伟身负15万本金和6.7万元利息。他为自己鸣冤,“没用一分钱贷款更不用说回扣”。

王伟在2013年介绍李亮联系张庆文贷款,“每人签一摞字、摁了手印”。李亮和担保人在梁堂支行每人办理一张卡,交给李博。李博填写贷款手续时,王伟记得一个匪夷所思的细节是:“李博代别人摁手印(十个手指头都用上)。”大多数人没看贷款合同。“捂着内容掀到签名处,按银行工作人员的指引完成了签名。”

这里的工作人员指张庆文、张勇和李博。张勇当时是张庆文的司机,在银行工作。而李博并非银行工作人员。李彪与李哲有着一样的经历。

在王伟疏通之下,李亮以15个人担保后收到8万元现金——张庆文分两次给他的“无息贷款”。李亮当时以为通融之后捡了个大便宜。

村民何冰(化名)直接称表哥张飞(化名)为中间人。2014年,张飞联系何冰,要带他在银行“做业务”。何冰不理解什么是“做业务”,就把身份证给了表哥。后来,张飞告诉新京报记者,“做业务”是抵押贷款。

何冰的身份证替张庆文担保了贷款。他说,做业务就是帮忙做钱款生意。何冰回避了新京报记者“贷款回扣”这个问题的追问,只说张飞拿何冰身份证复印了几份,开了银行卡留用,何冰并没有拿到银行卡。张飞也否认有“回扣”,“只是帮朋友忙而已”。

2015年下半年,何冰要按揭买房,他才发现自己名下有一笔15万的贷款,银行一直没催款。他找张庆文和张飞,“两人都说会解决,但一直没解决”。最近他开始收到催收提醒。

2018年12月31日,像何冰一样,王伟连续收到4条润昌农商行的催收短信,其中三条是他担保的贷款和一条他的主贷,都是逾期。之前,王伟每月仅收到一条主贷逾期的信息。他特意电话问询润昌农商行一位朋友,得到与张庆文一样的回答:“系统升级导致”。

“他(张庆文)这事不是一个人,都关联着。”一位润昌农商行的朋友在电话里告诉王伟。王伟对新京报记者称,这些贷款是张庆文任职“清水镇、梁堂镇和店子镇时候的事。”张庆文在梁堂支行和店子支行都是支行行长。

2019年1月初,新京报记者多次尝试电话联系张庆文进行采访,张庆文直接挂掉电话。记者以王建亲戚的身份跟随着与张庆文交涉,张庆文看到陌生人也不做任何答复。

钱去了哪里?

“我刚来,多年前的事了,我也不知具体怎么回事,正在汇报上级解决。”2019年1月4日下午,梁堂支行的现任行长答复。

李红的父亲李振华(两人为化名)因莫名贷款急火攻心,高血压住院。

李振华2013年贷款15万元,张庆文告知他们款项没下发。2014年,张庆文调任润昌银行店子支行。他打电话让李振华去办理贷款。贷款还是没有下发。

李红通过熟人复印了李振华名下2014年在润昌农商行的贷款流水单。账号贷款期限为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银行流水单显示,在2014年6月24日,店子支行、清泉支行和建设路支行,有人分六次支走这个账号15万元,每一笔都不超过5万元。一位银行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柜台取款不超五万元无需授权,持卡人知道银行卡密码就可以。

这些钱谁取走了,依然无解。但是王伟知道张庆文厂子里要用钱,王建也对新京报记者如此表示。

王建告诉新京报记者,张庆文用他的名字倒了贷款。在王建与张庆文的微信聊天记录和电话录音里,张庆文安抚王建,“融资考察来了,钱快办下来了”“正跑着贷款,办下来什么都解决了。”王建告诉新京报记者,“张庆文的意思是,他公司融资要下来,他冒用别人的贷款就可以还了。”

张庆文为了进一步安抚,向王建提供一张名为“王广跃(化名)”的身份证。他想先用这张身份证替换王建的征信信息和贷款信息,把王建的征信“洗白”。身份证照片显示,王广跃是山东省冠县清泉街道吴家村人。

2019年1月8日下午近6点,王建在润昌农商行填完“征信异议申请书”,天已经暗黑。按约定的时间,王建要去见张庆文。

当日下午,部分张尹庄村民到润昌农商行交涉。张庆文打电话问王建,“现在有多少人”,得知村民去银行填写“征信异议申请书”之后,张庆文说:“银行从没说不管,这事得慢慢来。”

1月8日下午近6点,在王建的面包车里,新京报记者隐约看到“佰润金属”四个大字。张庆文走出厂门,来到车门口。他看了一眼车里的记者,始终保持谨慎,客套三言两语后,推辞有事离开。

上述佰润金属全称为山东佰润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与张庆文有关。据天眼查显示,2016年8月,佰润金属由张秀梅独资2000万成立。该企业工商注册地位于冠县经济开发区冉子路东首。村民称,张庆文称张秀梅姑姑。

另一家与张庆文相关的公司是山东恒嘉复合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山东恒嘉)。据天眼查显示,2011年4月,李博独资5000万成立山东恒嘉,并且担任法定代表人。工商注册地描述为冠县烟庄街道办事处后十里铺。李博是张庆文内侄,他多次帮张庆文在银行收缴银行卡,帮张庆文处理贷款。

包括何冰在内的多位村民称,两家企业的工商注册地实为一地,经营范围几乎相同。何冰对新京报记者称,早前挂“佰润金属”的地方此前挂着“山东恒嘉”。

新京报记者查阅两份聊城市东昌府法院的判决书获悉,山东恒嘉在2014年11月12日向鲁西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83.34万元。山东恒嘉为冠县润达塑业有限公司担保300万贷款。两起案件中,山东恒嘉以“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公司。另《聊城市高新区鲁西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山东恒嘉复合材料有限公司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2017鲁1502执1119号之四)中,张庆文名下100万元住房公积金及其他财产被冻结。

逐步恢复的征信

很多村民开始到润昌农商行问询。

2019年1月8日,冠县公安局一位民警告诉村民,该事件正在调查中。他称冠县店子镇赵固村已有80%的村民成为失信人员。这些人都已经过了上诉期。

2018年12月底,张尹庄村微信群建立,交流增多。更多村庄的人要求加入。李彪要求他们各村成立各村的,然后群主再组建一个群联络。张庆文给李哲在同一天打了多个电话,“别让你这些担保人(曾为李哲贷款担保而成为主贷的人)去闹,我想办法给你解决,半年之内处理好。”

村民要求恢复征信、解决赔偿。但现在,他们只能填写一个征信异议申请表。润昌农商行答应每天恢复20人的征信。这几日,不断有人接到润昌农商行电话,被告知征信恢复。

2019年1月8日,润昌农商行回复新京报记者称,“银行已关注这些消息,并组织人员通过现场核查和提交字迹认定等方式进行进一步的核实。”初步调查,“该问题为(润昌农商行)原支行行长张庆文任职期间,在自身小额贷款审批权限内,利用工作便利条件违规发放贷款。目前,张庆文已离岗接受调查等待进一步的处置和移交”。

润昌农商行表示,将针对莫名贷款“进行仔细核查”。润昌农商行将严肃处理并肃清违规问题。同时,润昌农商行积极联系当地征信部门,提交征信异议处理申请,消除对群众的不良影响。

“银行内部管理曾存在薄弱环节,我行将进一步加强内控管理,培育和增强全员合规意识,强化员工内部培训和职业道德教育,优化信贷管理,维护好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润昌农商行书面回复新京报记者。目前润昌农商行已向上一级银行反映情况。

据新京报记者根据所见到的征信复印件信息不完全统计,此次莫名贷款涉及本息金额近亿元。此前据媒体报道,2018年1月22日,聊城银监分局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山东聊城润昌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虚假转让不良贷款、严重违反信贷资产真实转让规定及审慎经营规则”被罚款20万元。

近期,王建、李彪、李哲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查阅发现个人银行征信处于异议审核状态,贷款清零。但他们同时告诉记者,李亮等一些村民贷款依然存在,只是不再是呆账或者逾期状态。

原标题:“失信村庄”疑云:80%村民成失信被执行人,因“被贷款”成征信“黑户”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新传媒网(www.jlsxwcb.com.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香港访谈杂志有限公司主办 地址:香港新界火炭禾寮坑道18号联邦工业大厦
    《香港访谈》国际刊号:ISSN 2618-0804 新闻供稿QQ:3544450349 电话:+852-59844884
    香港访谈—启明新闻 香港访谈杂志有限公司主办 电子邮箱:xianggangfangtan@163.com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