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与法 >> 内容

劝烟猝死 判决结果等了半生?“反转”案件下的反转人生

时间:2019-1-23 9:50:04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法者,治之端也。章法有度,自成方圆。2018年,在我们身边发生了很多事,而一些备受关注的案件的宣判结果,更是成为一时热点。当脱离单纯的吃瓜群众的身份,我们会发现一些案件非常具有标杆意义,因为它们也许与...

法者,治之端也。章法有度,自成方圆。

2018年,在我们身边发生了很多事,而一些备受关注的案件的宣判结果,更是成为一时热点。当脱离单纯的吃瓜群众的身份,我们会发现一些案件非常具有标杆意义,因为它们也许与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

【案件一】“电梯劝烟猝死案”二审改判

2017年5月2号上午,家住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某小区的杨帆要坐电梯去负一层取东西,走进电梯时看到一位老人正在吸烟,便进行了劝阻。

从物业事后提供的监控录像中可以看到,原本乘电梯到一楼的老人,在一楼没有走出电梯, 而是继续与杨帆争论。而在电梯抵达负一层,杨帆走出电梯后,双方的争执仍在继续。随后杨帆返回电梯,两人又共同回到了一楼。监控录像显示,杨帆与老人来到小区院子里继续争论,期间两人没有发生身体接触,但老人情绪显得比较激动,一分多钟后,物业人员前来劝阻。随后,老人去物业了,杨帆离开。

令人没想到的是,老人突发心脏病猝死离世,而直到被叫到派出所做笔录时,杨帆才知道,老人十年前进行过搭桥手术,做过五个支架。此后,老人的家属将杨帆起诉至金水区人民法院,要求赔偿各项损失40万元。

2017年9月4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酌定杨帆向老人家属补偿1.5万元。理由是,杨帆的行为与老人死亡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但是老人确实是在与被告发生言语争执后猝死,依照《侵权责任法》第24条,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根据公平原则,酌定补偿1.5万元。对于这个结果,杨帆没有上诉,但他认为自己并没有过错。而老人家属则认为,老人的死亡与杨帆是有直接因果关系的,是杨帆有呵斥或其他不当行为造成的,进而提出上诉。

2018年1月23日,案件二审宣判,不仅驳回了老人家属的诉讼请求,还撤销了一审要求杨帆补偿老人1.5万元的民事判决。判决中说,没有证据证明杨帆在劝阻老人吸烟时进行过呵斥或其他不当行为,杨帆劝阻老人吸烟行为本身不会造成老人死亡,也就是说二者确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判决后,杨帆还是捐赠了老人家人一万元,他说,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还会劝阻吸烟。

两次判决,一审判定杨帆补偿对方1.5万元,二审后杨帆主动捐赠一万元。一次是补偿、一次是捐赠,意义却大不相同。显然,二审判决保护了公民依法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积极性。此外,二审的出现也源自老人家属不服一审提起的上诉。可上诉的结果,对老人家属来说是后退了一步。希望这后退的一步也能让老人家属明白,当公共利益受损时有人能站出来说不,其实是在保护我们每个人的利益。

【案件二】“鹦鹉案”尘埃落定

2018年3月30号下午,深圳中院对“鹦鹉案”二审宣判,以被告人王鹏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从一审被判五年有期徒刑,到上诉、二审开庭,历经近两年诉讼,王鹏终于等来了终审宣判。

在家人看来,王鹏是一个贪玩儿的老实人,大专学历的他,除了在公司做数控技术维修的工作之外,唯一的爱好就是养鸟。在2014年偶遇一只俗称小太阳鹦鹉的鸟类后,王鹏又从网上买来另一只相同品种的鹦鹉,配成了一对。

而不论是王鹏在网上花4000多元买回来的鹦鹉,还是他繁殖饲养的鹦鹉,都属于濒危野生动物。一种学名是“非洲灰鹦鹉”,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没有许可而私自饲养是违法的;另外一种学名叫做“绿颊锥尾鹦鹉”。王鹏妻子坚信,丈夫从没想过要去卖鸟赚钱,因为2016年初孩子生了重病,顾不过来,才想到把鸟转让出去。

据悉,在孩子生病期间,王鹏把六只刚出生不久的小太阳鹦鹉幼鸟,以2000多元的价格卖给了花鸟店主谢某。之后不久,谢某因涉嫌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被警方抓获。经谢某举报,2016年的5月17号,王鹏在家中被深圳森林公安人员带走,45只鹦鹉也全部被查获。

多位鉴定专家的证言都表示,凡是受保护的濒危珍贵野生动物,只要还具有该物种的生物学特征,不管是否人工饲养,都属于该物种本身,而且不会因为是否人工驯养而改变它受重点保护的法律属性。警方提供的证据也显示,王鹏曾在微信和QQ群中多次发布出售鹦鹉的广告。二审最终判决王鹏构成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但认为一审量刑过重,将有期徒刑“五年”改判为“两年”。

鹦鹉案的背后,不仅折射出“普法”的重要性,同时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未来驯养繁殖的动物是否算作是野生保护动物?另外,相关行为该适用怎样的法条,而近30年未发生改变的相关条款,是否也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

【案件三】“马拉松式”再审案宣判

1990年,面对一起发生在一年前的杀人案件,警方锁定刘忠林为凶手。认罪后,刘忠林多次翻供。该案到了1994年,一审法院才宣判,认定刘忠林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缓。对此,小学文化的刘忠林,口头表示上诉。但该案件没有经过二审,就被吉林省高院核准死缓。

多年来,刘忠林一直在表姐夫王忠贵的帮助下申诉喊冤,甚至连被害人家属,自始至终也不相信刘忠林是凶手。

2012年3月28日,吉林省高院决定再审此案。又过了4年,2016年4月25日,吉林高院再审开庭。而开庭前三个月,被羁押了9215天后,刘忠林刑满出狱。从那之后,他一直在深圳、北京、大连和河北打工。

50年的人生,刘忠林有超过一多半的时间在等,等一个结果。28年前,他背上了故意杀人的罪名,直到2018年4月20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再审宣判,判决的结果是原审被告刘忠林无罪。

2018年5月23日,刘忠林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其中包括787万余元的人身自由赔偿金和800万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2019年1月7日,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国家赔偿决定,赔偿义务机关辽源中院向刘忠林支付国家赔偿金合计460万元,包括无罪羁押9217天人身自由赔偿金2624448.58元和精神损害抚慰金1975551.42元。刘忠林放弃交通费、住宿费、资料费、误工费、后期治疗费和要求履行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等其他赔偿请求。

天命之年,刘忠林总算把清白等来了。

外国有句谚语说,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这句话虽然武断,但也有合理的部分,那就是:正义能不能不要迟到太久,久到一个人的半辈子?类似的再审,能不能不再“马拉松”,不搞消耗战?

【案件四】武汉“摸狗致死案”二审宣判

因为宠物狗被摸了一下,狗主人彭某与杨建平、杨建伟兄弟发生口角,双方继而发生冲突。而后,彭某邀约另外3人持洋镐上门报复。在打斗过程中,彭某被刺死。

据杨建平代理律师雷刚介绍,一审法院认为兄弟俩事先合谋共同伤害,依据刑法第234条,就故意伤害罪,判处两兄弟共谋犯罪。弟弟被判15年,哥哥被判11年。

一审宣判后,兄弟俩提出上诉。武汉市中院于2017年6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重审。2018年5月,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再次作出判决。一审法院重新审理之后仍然认为兄弟俩合谋伤害对方,仍然依据刑法234条,判处两位兄弟犯故意伤害罪,但分别减轻两年,弟弟被判有期徒刑13年,哥哥被判有期徒刑9年,双方都不服上诉到二审法院。

后经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彭某与杨建伟兄弟二人并不相识,突发口角,彭某扬言要找人报复时,杨建伟回应“那你来打啊”,该回应不能认定杨建伟系与彭某相约打斗。从主观目的和客观行为看,没有证据证明杨建伟兄弟二人具有合谋伤害彭某的主观故意。杨建伟在彭某出言挑衅并扬言报复后,准备刀具是出于防卫目的。彭某带人持械返回现场,杨建伟人身安全面临现实威胁。彭某冲至杨建伟家门口首先拳击其面部,杨建伟才持刀刺向彭某胸腹部,该行为是为了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的防卫行为。彭某空手击打杨建伟面部,杨建伟此时并非面临严重的不法侵害,却持刀捅刺彭某胸、腹部等要害部位。彭某要害部位多处致命刀伤系杨建伟所致,是其死亡的主要原因,杨建伟的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属于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

2018年12月19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二审判决。法院认定,弟弟杨建伟属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哥哥杨建平构成正当防卫,不承担刑事责任,当庭释放。

2014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政法战线要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之剑,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全国政法机关以提高司法公信力为导向,不断推进司法体制改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做成了想了很多年、讲了很多年但没有做成的改革。

为了人民、依靠人民、造福人民,司法体制改革取得的每一项进步和成就,不断指引着我们走向更加光辉灿烂的明天。(文/刘珊)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新传媒网(www.jlsxwcb.com.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香港访谈杂志有限公司主办 地址:香港新界火炭禾寮坑道18号联邦工业大厦
    《香港访谈》国际刊号:ISSN 2618-0804 新闻供稿QQ:3544450349 电话:+852-59844884
    香港访谈—启明新闻 香港访谈杂志有限公司主办 电子邮箱:xianggangfangtan@163.com
  • 新闻联盟成员